诗词散文
您当前所在位置是:首页 >> 职工文苑
忆麦田
作者:高凯        发布时间:2020-06-14        点击率:108        分享到:
语音播放:


最近拜读了陈忠实的《难忘一种鸟叫声》,书中写到,每到公历五月中下旬的初夏时节,无论是行走在乡间土路上,抑或是坐在月光朦胧的自家小院里,都会听到“算黄算割——算黄算割”鸟叫声。

pexels-photo-265216.jpg

小时候特别喜欢麦田,一到麦子泛黄时,总能听到布谷鸟叫声,一听到这种叫声,就是提醒到了该收麦子的季节了,庄稼人忙着割麦、打麦、晒麦,小孩子吃着冰棍,在麦场嬉笑吵闹玩耍,一切都多么的美好。

收麦季对庄稼人是个大事,到了收麦的那几天,出外打工的人回来了,大点的孩子要帮着大人们干活,小不点就负责送水、送吃的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
那时候没有机械,需用镰刀一把一把割下来,所以收割麦子要特别讲究时间,大中午的时候,太阳特别火辣,麦子都晒的炸开了口,轻碰一下,麦粒就会掉落到地上,这时候是万万不得乱碰麦子的,所以收麦人都会早起,抢割最佳时间。

麦子晒炸的时候大人最焦急,而小孩子却最为开心,因为最热的时候卖冰棍的会来。孩子们一听到卖冰棍的声音,立马打气精神来,担负起给大家买冰棍的重任,大人们又累又热,冰棒一到手,赶紧入口,那种冰凉味道甚是美味。

割完了麦子,要运回麦场,记忆中的麦场弄得很光滑,光着脚在里面走着很舒服,麦场往往是几家人共用一个,打麦也一起。麦梗被车碾压的软软的,我们在秸秆堆里翻跟头,捉迷藏、跳高,爬来爬去,开心到心里。

有时受天气的影响,麦子要连夜打完装袋。场地的大人们会连夜地干活,大家齐心协力地碾麦子、扬场、装袋、垛秸秆,运到各自的家中。一旁跟着玩耍的孩子玩累了就睡在装好的麦子袋上,结结实实地睡起来,睡醒了就迷迷糊糊的回家。

一切熟悉又陌生的情景全部浮现,再细数一下一起翻跟头、买冰棍的小伙伴,瞬间感觉心理暖暖的。

麦田里的时光,童真无邪,美好与友爱,让我心境超然,也让我甚是有点儿思念!